R1阅读网: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R1阅读网|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时光的告白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纪微行钟瑾聿小说全文阅读地址

时光的告白纪微行钟瑾聿APP内阅读

时光的告白时光我予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是一部最新创作的网文小说《时光的告白》,是由时光我予所著的都市言情类小说,作品人物包括纪微行,钟瑾聿等。非常适合...
  • 小说大小:24.66 MB
  • 小说作者:时光我予
  • 小说主角:纪微行钟瑾聿
  • 小说状态:连载中
  • 小说字数:11.84W
  • 更新时间:2017-08-07
8.5
2
0

推荐阅读指数:★★★★★

时光的告白时光我予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是一部最新创作的网文小说《时光的告白》,是由时光我予所著的都市言情类小说,作品人物包括纪微行,钟瑾聿等。非常适合午后闲暇时光阅读。R1中更新会每天推荐最新的小说,本站不提供、下载等网盘资源只推荐新书给用户,如果想在线阅读请自行网络中搜索“时光的告白"。

这个男人就是鼎鼎有名,家大业大的纪少爷?!不是说他是个严肃,正经的男人?!跟人前一点也不一样!耍赖皮,厚脸皮,不要脸,色胚子!就是他的代名词!不过,我知道这个男人是最适合我的!

温馨提示

建议大家到正版小说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作者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手机用户阅读地址:点击下载阅读

苹果手机用户阅读地址:点击下载阅读

小说信息

书名:时光的告白

作者:时光我予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时光的告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摘要

长椅上的人缓缓睁开眼睛,阳光落进她的眼眸,折着华光暖色,看见他,眸色瞬时幽深,如黑暗幽冥不曾有过光亮,冰寒彻骨。

一个念头撞入冷玺的脑子,来不及细想便脱口而出,“小暖,你记起我是谁了,是不是?”不由自主上前一步,不料她却豁然起身离开长椅,看着他不语,只满身戒备。“小暖……”

她张嘴,想说不是,却发现有什么哽住喉咙,发不出声音,胸口有什么在汹涌要破体而出,脑子浪潮席卷喧嚣要将她淹没窒息,浑身上下泛着疼,血脉骨头要干涸碎裂一般,她想走,可是却迈不动脚步,双脚好像已经不是她的,嵌住了一样动不了。

恍惚之间,好像有人在喊她,却远远近近仿佛来自天边听不真切,心口滚烫如烈火灼烧,可是身体却是冰冷,止不住的冷,让她怀疑是否已经变成冰雪,那是否可以让她化在阳光下,变成呼吸间的一道烟雾,消散在天地间?

冷玺打来电话时,钟瑾聿正在准备午饭,听他将事情说了一遍,当下解了围裙拿上外套出门。当他赶到台玺酒店时,竟发现钟台也在,却没有心思去问他们之间的渊源,现在的他满心思只记挂着纪微行。

纪微行的情况,钟瑾聿一直知道,他们同处一室,朝夕相对亲密无间,有什么是能瞒过对方的?只是纪微行不说,钟瑾聿便只当作不知情,是不想她再多一点负担。这些日子时时刻刻的陪伴,便是想着给她支撑,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她,却还是不够周到,还是让她走到了最危险的边缘。

冷玺说,当时纪微行一听他喊她,便站起来,他靠近一步她后退一步,他当时满心是重逢的欢喜和想与她相认的着急,没有注意她情绪的不对,等到他察觉她神色不对想问时,她转身就跑了,人海车流仿佛看不见一般的穿越过去,他想去拉住他,却转眼失去了她的身影。

事到如今,钟瑾聿自知已经瞒不下去,便将纪微行的病如实的告诉了他们,没有避重就轻,因为她需要他们的帮助,任何对她有利的爱护她的人,他都希望可以陪在她的身边,陪她支撑过去,他怕他一个人不足以让她可以回头,虽然也可能只是纪微行一时无法面对冷玺,继而转身离开,但他无法去赌那个可能。

听完钟瑾聿的话,冷玺难受的恨得一拳打在了桌子上,玻璃桌面裂开划开了手背,血一下就流了出来,可是却比不上心痛,这些年,她到底遭受了些什么,以至于让她生这样的病?“我应该找她,我应该早点找到她的……”

可是过往已不可追,便是再后悔也已经不能挽回,唯一的,便是尽力去弥补,而眼下,是找到她。

通知了所有能帮忙的人去找,可是从早上到晚上,去了所有能想到的地方,却都没有她的身影,纪微行就像是在这座城市蒸发了一样了无痕迹。

最后是纪婼云想起,每年秋天,纪微行都会陪纪观海上山。钟瑾聿当下驱车前往,走过盘旋蜿蜒的公路,徒步走了两个小时,终于在佛寺挂满红布的菩提树下找到了她,庄严宝相之下,莲花长明灯旁,她安静跪坐在青石板上,一身清霜寒露。

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在她旁边跪坐下,然后去牵她冰冷的手,轻声道:“来拜佛,怎么不叫上我?两个人来更显的心诚,佛祖也会更高兴。”

纪微行转过头来,看着他,眼眸中闪过许多,许多令他心惊害怕的东西。然后她说,“瑾聿,我有话要跟你说。”

钟瑾聿却道:“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说着便要拉她起来,不敢看她,逃避着她的眼睛。

纪微行不动,只是看着他,执拗的态度坚决的目光,不容辩驳。

她一向如此,只要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更改,从来不会为谁变改,以往他可以退让,可是这一次不可以,“就听我一次,不可以吗?”

纪微行轻轻笑了笑,眼中却有水光闪烁,“瑾聿,早一些晚一些,都是一样的。”

钟瑾聿那一霎,只觉恨意上涌心头,恨不得将她掐死恨不得狠狠咬她一口,当下也真的这么做了,一把将她抱进怀里,用了所有的力气抱着她,然后吻下去,从来没有过的力度,要将她吞噬一般的吻她,痛了伤了也不放开,若是要下地狱,那就一起吧,便是无间地狱也由她,只求别将他隔绝在她的世界之外……就好。

旁边溪流,在灯火的映照下倒影着他们,一如真一如幻,分不清的现实与虚妄。

她开始还挣扎,可是却抵不过他的力气,渐渐也就放弃了,自暴自弃般由着他肆意……终于尝到了眼泪的咸苦,心口一下揪住,终还是舍不下,终还是放开了她。

钟瑾聿将人抱进怀中,不让她看见他的表情,“对不起,微行……”

纪微行将脸埋进他的肩头,任由眼泪打湿他的衣服,却不语,沉默的坚持。

在心底轻轻叹了一气,终将她放开,然后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为她缕好耳边的头发擦去眼角水痕,轻言道:“好,你说,我听着。”

百般的温柔缱绻,似乎还能看见唇边宠溺的笑意,种种皆是让人眷恋难舍,只是纪微行终究是纪微行,何时何地总是清醒理智。

“我生病了,很严重的病,而且可能会越来越严重,到最后变成一个疯子,谁也认不得……”选择了开口,才发现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难以启齿,决定毫无保留的告诉他,事到如今也已没有隐瞒的必要,而且唯有全部告诉他,她才会觉得没有那么歉疚。“……我努力过了,瑾聿,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努力去忘记妈妈死的那一幕,我以为我可以忘记,可是那些画面总是出现在我脑海里,那些声音,就算堵上耳朵也没有办法隔绝。”深吸一口气,冷却心中的灼烧才能继续。“……当年我回到纪家,其实并没有走出了阴影,而是爷爷找了人来给我催眠,那天从安家孤儿院出来,我去找了那个人,我……我是在精神病院找到他的……瑾聿,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长明灯火明灭昏暗,映在她的面容,照出一抹嘲讽苦涩的笑,“我不希望有一天我也变成那个样子,你明白吗?那个样子根本不算是一个人,没有理智不能控制,给身边的人带来无尽的痛苦伤害,我不想有那么一天,也不想你看见我变成那个样子……所以瑾聿,我们离婚吧。”

菩提树上灯火摇曳如星坠,一旁溪流潺潺逝去不回还,夜风很轻,拂来香火气息,四下清寂,隐约之间只有他们的呼吸。钟瑾聿伸手抚她面容,极轻,然而更轻的是他的语调。“微行,你说完了,现在听我说。我爱你,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爱你,我知道很难,可是不论怎么样的艰难,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的,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容易,对不对?”

一把握着他的手,纪微行激动的不能自己,“不是的,瑾聿,你不明白,你没有见过精神病人发病的样子,惠老先生说我的情况很严重,如果一个不好,很容易就会真的疯了再也醒不过来,到时候谁也不知道我会做什么……”

“嘘……”钟瑾聿紧紧拽着她的手,目光锁着她的目光,还能从容微笑,“不会的,微行,相信我……”

眼泪一下落了下来,纪微行摇头:“钟瑾聿,难道你不明白吗?我不想你在我身边,我不爱你,我现在已经不是纪家的女儿了,我无需为纪氏牺牲什么了,所以当初的协议作废了,我们的婚姻没有意义了……你让我走吧,不要留我在这里。”

钟瑾聿将她抱进怀里,不顾她的挣扎,沉声坚定道:“纪微行,我不会让你走的,永远不会!”让他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还是这个模样。

怀中,却传来她冰冷疏离且凉薄晦暗的声音,“钟瑾聿,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厌恶我自己……”

钟瑾聿震住,有一瞬的犹豫,可是很快便摒弃,如今她这个模样,说什么都不是出自本心,他不用在意,不能在意!“纪微行,商人重信诺,你当初答应了的,我没有毁约,那就只能继续!”

纪微行绝望的闭上眼睛,再不能辩驳。

因着纪微行的失踪,所有人担心了一整天,直到接到钟瑾聿的电话才稍稍安心。

冷屿通知了所有帮忙找人的人让他们停止,刚挂了电话,就看见冷玺从房间里面出来,不用问,也想得到他想做什么,当下出言拦下他。“小暖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我们。”

冷玺转头看他,目光隐着伤痛和坚决,“可是她现在需要我们。”他们是她的亲人,不论如何,都该在她身边。

钟台也在酒店一天了,就是为了等消息,听见人找到了,才想着离开,听见冷玺的话,不由劝道:“明天再去吧,让瑾聿先安抚住她。”

冷玺想起早上微行的反应,终不再坚持,转身回了房间。

钟台拍了拍冷屿的肩膀,转身离开。

钟瑾聿和纪微行当夜并没有下山,而是借宿在寺庙的禅房中,第二天清晨才离开。自昨夜钟瑾聿说了那句话后,纪微行就再没有说过一句话,时时在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是钟瑾聿跟她说话,也时常没有反应,钟瑾聿却不介意,只是越发耐心的陪着她。

回到家门,纪微行率先回了房间,钟瑾聿怕她会觉得饿,就是把昨天做了一半饭拿出来继续,刚煮熟准备去叫她,桌子上她的手机却响了,本来想给她拿去,却被来电显示的名字愣住,惠衍,惠老先生?

斟酌再三,钟瑾聿还是按了接听,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声,那边已经迫不及待说话了。

“微行,怎么现在才接电话,药我已经给你配好了,你来拿吧,昨天的咖啡店……”

赶在对方把话说完将电话挂断之前,钟瑾聿连忙出声,“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否是微行的医生?”

“……我是,你是谁?”

“惠老先生,您好,我叫钟瑾聿,微行是我的妻子。”

岂料对方听见他这话竟大骂起来,“妻子?你真当她是你妻子了吗?如果真的是妻子,为什么会让她病成这样?你知道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

“惠老先生,请问我能见您一面吗?”

“……不能,我不想见你!”

“我想帮微行,所以拜托您见我一面。”

或是因他态度诚恳,那边沉默半响后,终答应下来,“……你来吧,我也想知道那个丫头嫁的人长什么样。”

钟瑾聿在此诚挚道谢,“谢谢您。”

纪微行回到家径直回了房间,起初是不想面对钟瑾聿,不想让他发现她听不见出不出话来,后来是满心疲惫,在房间睡了过去。

她好像睡了很久,无法计算时间的长久,再醒来世间仿佛已经沧海桑田般流年,半掩的窗帘外是绚烂的霞光云彩,随风而走变化无常,那一瞬,她的心头竟奇异的平静,这些日子没有过的宁静,再没有风声喧嚣没有浪潮席卷没有烈火灼烧没有冰封心头。

察觉有人靠近,不由转头去看,便见他带着轻柔笑意过来,拥抱她亲吻她,然后听见他说。

 

下载地址

A1下载口号:伸出你的我的手 — 分享

网友评论

共有O条评论
O位网友对时光的告白纪微行钟瑾聿发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