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阅读网: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R1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男生频道 > 灵异 >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小说免费试读 田七方刚小说全文阅读地址
推荐理由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是一部由夜落霜白最新创作的网文小说,《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是一部言情类最新力作。小说中人物包括:方刚等,非常适合午...
  • 小说大小:36.2 MB
  • 小说作者:鬼店主
  • 小说主角:田七,方刚
  • 小说状态:连载中
  • 小说字数:130万+
  • 更新时间:2017-08-14
8.5
0
0

推荐理由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是一部由夜落霜白最新创作的网文小说,《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是一部言情类最新力作。小说中人物包括:方刚等,非常适合午后休闲时光阅读。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小说信息

书名: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作者:鬼店主

类型:惊悚灵异

状态:连载中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小说文案

鬼这东西,有人信,也有人不信。去泰国之前我根本不信,可后来我竟然把鬼当成商品来卖。记住:和鬼打交道,别想占便宜!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片段阅读

方刚哼了声:“这点打击就受不了?做这行肯定是要有风险,我在东南亚呆了十几年,再倒霉的事遇到过,也没像你这样!”

他这么一说。还真勾起了我的兴趣,就问方刚:“老哥,给我讲讲你当年的经历吧。你是怎么从惠州来的泰国,又是怎么干起这一行的?给我说说!”

方刚想了想,说:“好吧,看在你小子痛苦得要退出佛牌界的份上,既然你想听,那我就给你讲讲。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人做生意很讲良心,收费并不高,每小时一千泰铢,怎么样。很公道吧?”我对他能说出这种话一点也不奇怪,反倒觉得这个价钱不高,只花一两千泰铢就能学到很多书本上根本学不到的东西,这对我今后更好地开展佛牌业务大有帮助,总之两个字:超值。

于是我从钱包里掏出一千泰铢钞票,爽快地拍在桌子上,方刚也不客气,伸气抓过钱收起,又倒了一杯咖啡,慢悠悠地说:“这就对了,换做别人,付钱我都不愿给他讲呢!”

我笑着说对对。方刚叹了口气。说:“那应该是1992年的事情,那时候我还年轻,比你现在大不了几岁,给一个朋友照顾赌场。后来有几个家伙喝多了,竟然调戏我的女朋友,我一怒之下就用刀把他给捅了。出事后我开始跑路,先到菲律宾跟人合伙拉皮条,后来又在金三角帮朋友带毒品。有一次警察把我们连窝端。就剩我和一个叫登盛的朋友逃了出来。我俩只好又跑到马来西亚躲避风头。躲了两年多,本来都快没事了,结果登盛无意中得罪了一个叫瓦塔纳的降头师,活活被整死了,害得我也要躲。没办法。我只好偷渡去了台湾……”

就这样,近两个小时,方刚给我讲了他以前的那段经历。这些经历他从没对别人说起过,我是第一个。

方刚本姓林,叫林刚,是广东惠州人,自从在马来西亚得罪降头师之后,他就找到蛇头。偷渡到了台湾屏东县以南一个叫新埤的地方躲起来。以调查当地的水果特产往广东运输为名,租了村民一间厢房住下,而且改姓方,从那以后就说自己叫方刚。其实他的担心很多余,新埤是台湾的农村,相当偏僻,但好处是从没碰到过熟人,无论朋友仇家都没有。

他在这里躲了半年多,避风头的日子很无聊,方刚在金三角贩毒几年,攒了不少钱,虽然在马来西亚寻找解降师的时候花了不少,但还剩很多,至少在新埤这个地方是绝对的首富。可这里没有大酒楼,没有KTV,更没赌场和妓女,方刚有钱花不掉,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地狱。台湾烟很难抽,幸好方刚从马来逃出的时候特地带了几十条好烟。他一时半会儿不敢溜回东南亚,生怕那个叫瓦塔那的降头师再次找到自己,那可是掉脑袋的风险,他很精明,也很能忍耐,再没劲的日子也比死了强。

方刚所在的这个村子在新埤乡的南部,当地有个死了几年丈夫的赵姓少妇,开一间卖鱼的店铺,方刚喜欢吃海鲜和河鱼,因此经常光顾寡妇的鱼档,他喜欢泡女人,经验也丰富,一看这个寡妇就知道是个风流胚子,没多久就和她搞在一起,两人经常你来我往。

没有不透风的墙,曾经和此寡妇睡过觉的一个姓吴的单身汉知道了,他特别恨方刚,暗地里想教训他。有一天,方刚借买鱼的机会又跑到寡妇家里,寡妇却神色紧张,方刚以为她又有了新欢,可寡妇说的话却让方刚吃惊不小。

原来,在新埤乡大武山里住着一个姓陈隐居者,当地人习惯叫他为陈鬼,是一名降头师,专修邪法。能让人成事转运发财,也能生病倒霉甚至死翘翘,但并不是收钱就办事,还比较有原则。据说以前住在新竹,全台湾都著名,法术也极灵验,也赚了很多钱,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来到屏东新埤这个偏僻地方隐居。单身汉对寡妇说要去找这个陈鬼,下降头给方刚让他倒大霉。

寡妇和方刚正打得火热,就把这个消息泄露给了他。换成别人,有可能不会太在意,但方刚不同,他对降头师这三个字惧怕入骨,之前差点没死掉,于是连忙打听了那个陈鬼师父的居住地点,特地带了不少钱,动身去大武山。

在山脚下,方刚看到公路口停着一辆崭新的宝马汽车,还有个男人靠在车身上,无聊地抽着烟。方刚心想,这种地方居然也有豪车,但没多想就上山去了。陈鬼师父住在山里的几间瓦房,风景倒是很好,经人指点找到这里倒不难,方刚来到瓦房前的时候,正看到一名年轻女人戴着大墨镜,脸上蒙着纱巾从屋里走出来,看了方刚一眼就匆匆离去,好像生怕别人认出来似的。

方刚敲了几下门,有个中年妇女把门打开问找谁,方刚客气地说:“请问陈鬼师父是不是住在这里?”

中年妇女点点头,闪身把方刚让进屋,指着一扇紧闭的门,方刚推开门进去,见屋里破烂不堪,和外面的整洁对比鲜明。墙上挂了很多佛像和老旧照片,有个近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穿着破旧的白衣褂,上面还有很多破洞,正坐在地垫上合十打坐。这老头又高又瘦,身边的红木供桌上摆着几尊佛像和香炉,面前有个大托盘,里面放着几张黄表纸。

方刚说明来意,陈师父点点头,说:“我修的是茅山术,不像南洋那些降头师,给钱杀自己爹妈都行。中国人做事讲究规矩,老吴和你争风吃醋,出钱给我下降让你倒霉,这种生意我是不会接的,你放心地走吧。”

这话说出来,方刚心里有了底,他也看出这位陈师父为人还不错,连忙掏出香烟递上去,陈师父接过来看看,问:“马来西亚的登喜路,朋友送的吗?”随后就点燃吸了一口,看来比较喜欢这一款。

方刚心想,以这位陈师父的修为,应该不会出事,就简单说了自己从惠州到金三角再到马来西亚的那些经历,陈师父长叹几口气,说:“你也算是经历过大事的人了,所谓祸从口出,也算是给你个教训。”又道:“说一些话惹祸上身倒还能理解,可现在的人呐,总想追求原本命里得不到的东西,尤其是那些明星,名利心太重,没得救啦!”宏布匠巴。

方刚多机灵,一听这番话,立刻就想起刚才出门的那名年轻女人,和停在山脚的宝马汽车与司机,立即问那女人是谁,陈师父笑了:“你倒是个聪明人,她是从基隆来的,是个女明星,演过不少电视剧,很有些名气。”

方刚连忙问是谁,也来下降的吗?陈师父回答:“我不能告诉你,她一心想出名上位,于是找我来想旺运,想大红大紫。我本来是拒绝的,可她一再称自己有多喜欢表演,生活又多么窘迫,而且出大价钱给我,我就只好答应了。”

听到这话,方刚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试探地说:“陈师父,如果我能帮您找来一些有需求的客户,您会不会接待?”

陈师父说:“人人都要吃饭赚钱,只要不是伤天害理或者过分无理的要求,都可以商量。”

方刚很高兴:“陈师父,是不是有很多明星都找过你啊?能给我讲讲吗?”   陈师父笑了笑:“确实很多,而且都是很有名的大明星,随便说出一个你都会觉得惊讶,但我不能告诉你,就连那些明星自己也不能说,否则他们就会倒大霉。我要是说出去。自己也会吃苦头。”

方刚有些失望,同时对陈师父的话产生了怀疑,照他这么说,如此厉害有名的法师,为什么偏偏住在这么偏僻又破旧的地方,连衣服上的破洞都没补?陈师父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但只是微笑没说话。

回到村里,方刚一直惦记着明星找法师出大价钱转运和落降的事,村里有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叫阚仔,成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连割草都喊累,就知道把自己圈在家里学什么道术法术。大家都把阚仔当成神经病看待,就连他父母也不喜欢,嫌住在一起丢人,不让儿子住家里的三层楼,只把他安顿在旁边的几间破旧老屋里。

阚仔平时在村里给村民打零工换些工钱,他将这些少得可怜的钱用来买米买菜,方刚有时候会碰到他,也闲聊几句。阚仔说的话都很不着边际,所有人都笑话他,但方刚有着狗一样敏锐的嗅觉,他倒觉得从这个阚仔身上应该能掏出一些有用的情报。

温馨提示

建议大家到正版小说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作者版权,本站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如果想在线阅读请自行网络中搜索小说名字即可。

 
 

网友评论

共有O条评论
O位网友对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鬼店主发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