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阅读网: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R1阅读网| 网站地图
首页 > 小说资讯 > 言情 > 遇一人白首小说全文阅读地址 主角叫厉瑾之乔以婳小说

遇一人白首小说全文阅读地址 主角叫厉瑾之乔以婳小说

2018-05-16 18:22出处:栀子欢文学网

手机浏览

《遇一人白首》是由雪珊瑚最新创作的言情小说,栀子欢文学网出品,主要讲述了主角厉瑾之,乔以婳的爱情故事。本文提供小说章节免费试读:本章主要讲述了乔以婳再遇厉瑾之不禁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住。

《情尽是离别》在线阅读

《遇一人白首》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乔以婳把手机放开,继续吃东西。

放在以前,方悦城咳嗽一声,她都会很担心。那时爱情还在她心里,挣扎着要开出小花。现在,她和方悦城之间只剩下冰凉的绝望,灰烬的过往。

咔嚓

门开了。

“厉先生。”女fú wù生飞快地放下手里的东西,双手轻握,弯腰行礼。

乔以婳的心跳,扑通扑通地狂加速!热汗从背上密密地渗出。

他居然回来了!

“好吃吗?”低醇的声音让乔以婳想到春天晚上的月光,温柔拂过耳边。

她强行镇定,慢慢起身,转身看向他。

还是那身暗蓝色的西装,个子这么高她抬头看向他的脸。轮廓冷硬,鼻梁高挺,眼睛藏山隐海,不见半点情绪。这形象,和他温柔的声音一点都不相符!

“你姓厉?”乔以婳很不礼貌地问他。

他唇角轻勾,抬手解开西装衣扣,慢吞吞地脱下来,递给了女fú wù生。

“都下去。”

女fú wù生帮他挂好衣服,沏好茶,脚步轻软地离开房间。

乔以婳命令自己不许低头,不要胆怯,更不要想逃。这件事一点要解决,这男人不是她要的那种人,尤其是在和方悦城关系未能解决好的前提下,绝对不可以让自己陷进泥淖里,落到和妈妈一样不堪的名声。

乔以婳,非常看重名声和别人的尊重,这是她这二十四年来不曾拥有过的东西。

私生女这顶帽子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吃得不多。”他走过来了,手指在桌沿上轻敲两下,转头看向她,唇角依然扬着,“怎么,害怕?”

“你叫什么?”乔以婳抿抿唇,继续问道。

他低笑出声,拖开椅子坐下,双手撑在下巴上,久久地凝视着她。这眼神,就像猎人在看一只小羊羔。

“我在问你问题。”乔以婳有些撑不下去了。

这人气场太强大,强到她无法与他匹敌。

“厉瑾之。乔以婳,坐吧。”他挑了挑眉,手指指向她身后。

乔以婳慢慢地坐下去,心跳依然快到像密集的鼓点,连带着耳朵里都在嗡嗡地响。

他是厉瑾之!

安东谁人不知厉瑾之。

乔以婳十八岁的时候,股市有一波毁灭性的动荡,连苏家和方家都受到了波及,损失惨重。厉瑾之就是这一年出来的,一个月时间,从股市狂卷二十七亿的资金。

就在众人猜测他是哪个名门之后时,又传出消息,他父亲是华裔,名震东南亚的wǔ qì商,至今还没有抓到。为了保存他的安全,他父亲早年与妻子离婚,送他去国外念书。这人天赋智商极高,拿到了化学和经济学双博士学位。

现在,他年纪应该在三十岁上下?

他确实每年只出现一两个月,看中的项目一定会拿到手。卷一笔钱就走,弄得商圈里的人对他又气又恨。

她怎么惹上他了?

厉瑾之眼中的笑渐渐沉底,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晃了晃,沉声说道:“和我出轨的感觉怎么样,刺激吗?”

简直太刺激了!

谁想和他扯上关系啊?谁不怕被他悄无声息的弄死啊?

“嗯,晚上想吃什么?去游船上?”厉瑾之抿了口茶,视线回到她的脸上,“黑眼圈挺重的,我带你去放松下。”

“厉先生,我们没那么熟。昨晚的事,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厉瑾之笑笑,抱起双臂,淡淡地说道:“我以为,你想继续和我出轨。”

乔以婳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慌,匆匆起身,逃一样地往外跑,“厉先生想多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至于是谁拍的shì pín,我相信你会弄清楚的。没人敢在厉先生头上动土。还有,别动不动弄出车祸来吓人。”

她是一边说一边往大门前逃的,背上一层的汗,把衣服都黏在背上了。

砰地一声关shàng mén后,她才发现腿在发软。

好死不死的,她怎么和厉瑾之扯上关系了。这是她招惹不起的男人,是把能烧毁一切的烈焰。

房间里。

厉瑾之双手撑在下巴上,沉静地看着紧闭的门,乌幽幽的双瞳里仿佛有火焰在渐渐燃起。

“乔以婳。”他唇角勾了勾,慢吞吞地念出她的名字。

乔以婳拖着发软的腿回到房间,父亲苏越的diàn huà又打进来了。

“悦城出车祸了,怎么回事?”

“不知道,不清楚。”她小声说道。

“他是陪你去的?你们两个现在”

“他来见他的小qíng rén。”乔以婳打断了苏越的话。

她以前从来不这样,都是安静地等苏越说完。果然,苏越的语气就变了。

“你是怎么回事,四年了,还没能把自己老公的心给抓回来。你若有你妈妈一半”

“爸,我先挂了。”乔以婳听不下去,直接挂断了diàn huà。

这在以前,也不可能发生。乔以婳和苏越的关系不冷不淡,但苏越又确实保证了她和妈妈这些年的生活。谈不上嘘寒问暖,也没抛弃妈妈。有两回乔以婳去看妈妈,还看到苏越坐在病床边,温柔地去抚摸妈妈的脸,眼睛红通通的。

她觉得,苏越和妈妈之间还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愿意费时费力费钱地留着一个植物人。

有钱人也不见得就没有真爱情,只是乔以婳没遇上而已。就像苏越说的,她没有妈妈那样的本事。印象中,妈妈妩媚温柔,善解人意,爸爸那时候确实常年呆在妈妈这边。

她有时候还想,若她是个儿子,可能情况更不一样了吧。苏家人未必容得下她。就算是女孩子,到现在为止她的姓都没有改过来,一直跟着妈妈姓。这也是别人嘲笑她的理由之一。

diàn huà又进来了,还是苏越。

“翅膀硬了,敢挂爸爸的diàn huà。”他语气含怒,劈头盖脑就是一顿训。

苏以婳把手机放开,等他发完火。他既然再打过来,肯定是有事要说。

“等下会有人过去找你,你听他安排,别任性。”

“爸,直接说吧。”她揉了揉眉心,疲惫地说道:“什么事?”

“让你听安排,问这么多干什么。”

苏越把diàn huà挂断了。

乔以婳闷闷地往后倒,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上的星空灯。

没有人疼爱,没有人关心的人生,真的好孤单啊

这些年,扣着私生女的名声,连朋友都交不到。

她上的是贵族学校,学校里基本上都是豪门贵族的子女,谁愿意和一个私生女交朋友,都怕人耻笑。连追求她的男生都没有,觉得掉价。更多的是想占她便宜,想白睡她的那种

叮咚

门铃响了。

她楞了一下,苏越安排的人这么快就到了?

过去打开门,外面果然站着父亲的女mì shū,安和初。这是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性格敦厚老实,深得苏家人的信任,上上下下都挺喜欢她的。

“以婳。”安和初拖着xiāng zǐ进来了,拉着她的手,小声说道:“你爸让我过来陪陪你。”

“有什么事啊?”乔以婳不解地看着她。

“有点事要办,方悦城伤不要紧吧,你去看了吗?”

“没去,不想去。”乔以婳拧眉。难道是苏越看到了shì pín所以派安和初过来的?那他刚刚就会在diàn huà里大发雷霆,不会轻易放过她。

“我问问。”安和初立刻打通了方悦城mì shū的diàn huà,打听完了,小声说:“伤不重,头撞伤了,缝了七针,胳膊上划开了,缝了十一针。还好。”

有没有撞蠢呢?若是撞蠢,蠢到不记得他外面的小心肝,以后好好听她的话,不给她气受,那样就好了。不在乎他是不是爱她,她这辈子也不强求爱情了。

安和初又打了两个diàn huà,转头看向乔以婳,“晚上和我去吃饭吧。”

“嗯。”乔以婳想了想,轻轻点头。

“我先去自己的房间。”安和初摇了摇她的手,小声说:“打扮漂亮一点,别浪费青春。就算不给方悦城看,自己看着也高兴。”

乔以婳笑笑,送她出去。安和初性子就是这样,特别温和,懂得关心人。这也是整个苏家,对她最温和的人了。

晚上。

乔以婳听从安和初的建议,轻描脂粉,换下沉闷的套装,穿了一身米色长裙,和她一起去吃饭。

刚刚坐下,乔以婳就有些生气。

方悦城来了。脑袋肿着,绑着白纱布,鼓着眼睛,气咻咻地瞪她。

“夫妻两个哪有不吵架的,就算要散,也要好合好散。”安如初拖开椅子,摁着乔以婳坐下。

苏越派安和初过来,是为了当说客,让夫妻两个缓和关系?

微信搜索“tuishula123”,关注“推书啦网”,点击最热小说,然后便可以搜索阅读相关小说。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