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阅读网: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R1阅读网| 网站地图
首页 > 小说资讯 > 言情 > 盛世暖婚宝贝再嫁我一次全文阅读地址 主角叫秋意浓宁爵西的小说

盛世暖婚宝贝再嫁我一次全文阅读地址 主角叫秋意浓宁爵西的小说

2018-05-16 18:41:17出处:掌阅小说网

手机浏览

《盛世暖婚宝贝再嫁我一次》是由暮若浅兮最新创作的言情小说,掌阅小说网出品,主要讲述了主角秋意浓,宁爵西的爱情故事。本文提供小说章节免费试读:本章主要讲述了秋意浓和宁爵西故意在外人面前装作是一对幸福的情侣。

《盛世暖婚宝贝再嫁我一次》在线阅读

《盛世暖婚宝贝再嫁我一次》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莫瑞恩从头到尾都在看着,他有几次想冲上去把他们拉开,他看得出来Windy不过是识大体,顾全大局,没有在这种场合下翻脸。

现在,正是他英雄救美的好机会。

他身形动了动,刚要开口,秋意浓低头看着自己的碗,板着小脸,不咸不淡的说道:“不是喜欢给我剥虾的么?多剥点儿,别给李姨省这点菜钱!”

莫瑞恩的话咽了下去,她这模样看上去像是在发脾气,可仔细一听,这声音里三分怒气,七分娇斥,估计男人再坏的脾气也会烟消云散。

果不其然,宁爵西把手臂从她椅背上收回来,抬手重新拿起筷子,夹了一只虾到自己碗碟里,有条不紊的剥了一只虾放到她碗里,紧接着又剥第二只。

莫瑞恩闷声喝着果酒,没有再说什么,他跟着过来吃这顿饭是为了观察他们,想不到被塞了一口狗粮……

至于是姓宁的故意秀出来的,还是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有待观察。

-

下午两点多,饭才吃好,莫瑞恩先告辞了,秋意浓和李如欣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大多是李如欣在说:“意浓啊。你可找了一个好男人,这宁先生为了开这个鸣风药厂不遗余力,当初这个厂要重建时,他就第一个找到了我。我当时可算是受宠若惊啊,他想他一个大总裁,跑到我那个破房子里去,又给我带礼物,又说要安排我工作,我说我能不感动吗?我以为他会安排我在厂房里找个活干,说实话我心里在嘀咕。一把老骨头了不一定能适应那里高强度的加班工作。”

“没想到他说让我在食堂楼上的小餐厅做,每天做小餐厅时间不长,生意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更是比我在外面四处打零工强多了……”

秋意浓默默听着,真心替李姨感到高兴。

说着说着,李姨绕到了正题上:“不过你提醒宁先生,总这么把药方放在实验室保险柜被人惦记,不如想个办法藏起来。这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厂里的保安一天到晚在为这件事头疼。他们经常到我小餐厅吃饭,说起这事我也替厂里捏一把汗。这药方要是被人偷了,被外面的药厂拿去大量生产,鸣风药厂很有可能又要倒了……”

秋意浓抿唇:“我记住了,李姨。”

告别李姨,秋意浓走出鸣风药厂大门,司机站在车前,宁爵西倚在车门前等她,并亲自拉开了车门。

秋意浓不想搭理他,径自走向旁边的汉兰达,“我有车,你上你的车,我开我的车。”

“我会让人把你的车开回沧市。”他迈着长腿过来,大手扯住她的手臂,拖向自己的车。

秋意浓几乎是被强迫性的塞到他的车后座,碍于司机在,她压着火说:“宁爵西,你适可而止行吗?”

他砰的一声关上她这侧的车门,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坐进来,一边抬手扣住她的下颚。一边低低的笑:“我怎么不适可而止了?你倒是说来听听。”

不想看他流氓的嘴脸,她伸手打掉他的手,转开脸,语气不耐:“我还有事,你让司机开快点,争取我四点前要到家。”

一上车后座的两人就掐上了,司机一直紧张的关注着两人的一举一动,听到这里,赶忙默默把车速提了上来,并且把车内的挡板放下。

平复了一下心情,她想起了李姨的交待,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今天过去的时候碰到了保安部的人说又有人想盗药方,但不允许报警,为什么?”

耳边没有男人的声音。

她转头正撞进一双黑墨般的眼底,哑声淡淡道:“嗯,是我下的命令,不允许报警。”

“原因?”

他如鹰般的眼眸眯了一下,“因为实验室的保险柜里根本就没有药方。”

“没有?”她懵了懵,“那药方在哪儿?”

“我把它们放在银行保险柜里。”

她脑筋飞快的转着,缓慢的说:“你在故布疑阵?”

他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低头牵起她纤细白皙的小手,放在掌心细细的摩挲着每一根手指,脸上透着张扬的危险:“自从鸣风药厂重开之后,外面的某些人又盯上了这两个药方,先后有几次到药厂里企图偷盗,幸亏及时被保安室的人发现。所以我干脆就直接放个疑阵在那儿,让他们盯着那里,那么真正的药方藏身之地就安全了。”

十指连心,她的手被他一根根爱抚般的摸着,有点痒,又有点麻,她不由的紧咬住唇,想了片刻说:“那你有没有查到到底是哪伙人盯着我外公的药方,或者不止一伙人?”

他英俊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屑:“一开始我和你一样,以为是几伙人,但这些年和他们不断的捉迷藏,摸索之下我发现他们是一伙人,为了怕引起我们的怀疑,才故意装作不是同一伙。”

原来她不在的这些年,他一直在和那些人周旋。

她眼中浮出迷茫之色。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道:“我在盛曜的夫人那里也得到了一个线索,她说盛曜生前说我的血有问题,我觉得这是个线索。”

“你的血我几年前就从医生那里知道有问题。”他看了她一眼,眉宇间沉思的拧着:“那个拨浪鼓之前在林巧颖手里,她始终不得其法找到药方,用你的血才显现出来,这件事想想就觉得诡异。于是我找了人把沾有你血液的拨浪鼓送到全国最有名的血液研究所,说是你的血里含有特殊物质,拨浪鼓面上用特殊墨水写上去的药方只有用你的血才能显现出来。”

秋意浓暗自后悔把这个线索说了出来。她把熙熙的抚养权给他,和他划清界限,就是想孤身一人,不必再看到身边的人被幕后黑手毒害,她盘算过要独自一个人按照这个线索查下去,没料到自己一时冲动居然说了出来。

“怎么不说话了?”他低头看着突然三缄其口的女人。

秋意浓抬头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树木:“你要我说什么?”

“不是我要你说什么,而是你心里在想什么,说出来。”他长指把她的脸转过来,双目如探照灯盯着她的脸。

秋意浓兀自闭上眼睛,眼角隐隐有疲惫之色:“我没想什么。就是太困了。”

她一大早赶到菱城参加盛曜的葬礼,折腾了大半天,现在又是午后,很容易犯困。

他没打算放过她,口吻逼亼:“我没去之前,莫瑞恩那个法国佬跟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

他冷笑:“没什么我进去的时候你们靠的那样近?”

“哦,你说这个。”她打了个哈欠,语气低懒轻慢,身体往座椅里靠了靠,寻找舒服的位置,有些迷糊的低语:“他向我道歉,说欺骗了我和熙熙,让我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她闭着眼睛,身体放松,脑袋无处安放,随着快速行驶的车子微微摇晃,情不自禁慢慢的靠到男人的肩膀上,整个身体都放松,沉入梦里。

男人侧头薄唇碰到她的额头。阴阴沉沉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你的反应是什么?”

“我没什么反应,因为你刚好过来了。”

“如果我晚一点去呢?你的反应是什么?”他非要得到一个答案,声音往她耳膜里钻。

微信搜索“tuishula123”,关注“推书啦网”,点击最热小说,然后便可以搜索阅读相关小说。

分享:

相关推荐